全球债市面临抛售潮,澳大利亚联储率先出手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03-05 11:17

在通胀预期的影响下,全球债市正经历2015年以来最糟糕的开局。

25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升破1.6%,涨幅逾20基点。2年和10年期美债息差一度扩大到将近142个基点,为2015年11月以来最大息差。美国财政部拍卖的620亿美元的7年期国债得标利率1.195%,投标倍数2.04,创历史新低,此前六次拍卖的认购倍数均值为2.35。

同时,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四上涨了4.4个基点,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了2.6个基点,法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2.2个基点,意大利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涨1.3个基点。澳大利亚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超过疫情前的水平,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首次突破0.1%。

这一涨势延续到了亚太早盘。澳大利亚央行因此成为全球首个出手干预国债市场的主要央行。

澳大利亚联储率先出手

亚太市场盘初,澳大利亚3年期国债收益率就升至0.15%,超出澳大利亚联储0.1%的目标。截至早上10点,澳大利亚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1.785%,较其去年11月推出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时的利率升了超过一倍,亚盘稍早还一度涨超1.9%。

澳大利亚联储随即宣布将购买30亿澳元的国债,以捍卫其收益率曲线目标,成为全球首个干预国债市场的主要央行。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联储例行的购债日期为周一、周三和周四,因此此次购债属于一次紧急行动,本次购买的债券为到期日2023年4月和2024年4月。

日债收益率在亚太早盘也创新高。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升至0.17%,为2016年1月来新高。5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0.035%,为2017年7月来新高。

本周稍早,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曾表示,日央行已经在灵活购买ETF,但将在3月预定的政策工具评估中,想方设法使该计划更加有效和可持续。他坦言,他意识到外界对日央行购买ETF扭曲股价的批评,也意识到有必要解决其大规模刺激计划的副作用。但他并未提供日央行可能对资产购买计划做出哪些调整的线索。

法巴银行驻东京策略师Ikawa Yusuke在研报表示,日本央行可能正在改变立场,允许市场价格出现更多波动。

“尽管股价下跌,但日央行本周三没有购买ETF,表明其可能正在容忍一定程度的国债价格价格下跌。日本国债收益率正跟随海外债券收益率的上升,但迄今为止,它们的走势要比海外市场温和。只要国债收益率上升与海外市场走势同步,且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在日本央行零水平上下20个基点的可容忍区间内,日央行就没有动机增加购债。”Ikawa称。

而摩根大通私人银行执行董事兼全球市场策略师王(Julia Wang)本周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称,“我认为全球经济正处于周期性复苏阶段,债券收益率上升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增长乐观情绪。”

她预计这种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乐观情绪将在亚洲得以“实现”。

她称:“如果你考虑我们在周期性增长中所处的阶段,美国财政政策的溢出效应将对亚洲出口商非常有利。亚洲也有一些大宗商品出口国,他们也会感受到大宗商品价格回升所带来的积极提振作用。”

美联储官员纷纷试图安抚市场

而作为此次全球债市收益率飙升的“震中”,美联储官员周四继续接二连三发言,试图平息市场恐慌。其核心逻辑在于强调此次美债收益率飙升是出于市场对美国经济走出疫情影响的乐观预期,且美联储不会过早缩减量化宽松。

美国国债收益率罕见大幅上行引发高度关注,美联储官员也开始齐声稳定市场。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表示,“收益率的上升可能是好兆头,因为它确实反映出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和通胀预期改善,并促使后者更接近美联储的通胀目标。”

堪萨斯城联储主席乔治(Esther George)也在演讲中表示,“大部分(美债收益率的)攀升可能反映出人们对复苏态势越来越乐观,并且可以被视为经济增长预期升温的令人鼓舞的迹象。”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同样称,我本人并不担忧美债收益率走势,从历史上看,美债收益率仍然“非常低”。当前,美联储不会对美债收益率作出反应,并没有迹象表明金融市场稳定性受到干扰。

本周稍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在参加参议院听证会和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时连续重申“美联储将继续按当前速度购买资产”,并维持基准利率在近零水平的态度。

尚渤投资管理公司(Thornburg)董事总经理兼基金经理王磊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判断称,美联储目前主要目标还是保证就业和经济复苏,因此会对通胀率保持更大的宽容,预计美联储将会一直按兵不动,甚至“希望通胀会出现超调,此后再进行政策调整”,最早也要到2022年才会缩减量化宽松规模。

而机构们却对美联储的安抚不太买账。据报道,连美国国债的长期多头、汇丰全球固定收益研究负责人梅吉(Steven Major)近期也放弃了买入30年期美债的投资策略建议。此外,贝莱德、安本标准投资也在抛售美国国债,荷宝(Robeco)预计债券抛售潮将持续到5月。

摩根大通的模型还显示,遵循趋势跟踪策略的商品交易顾问(CTAs)也在加剧全球国债市场的抛售潮。

CTAs先后在2月12日和2月16日开始做空10年期德国国债和10年期美债。目前,对这两种主要国债的空头押注达到了近两年最高。截至第一财经记者今日10点发稿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依旧维持在1.4%上方,报1.479%。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各大游戏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